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窗棂里的蒲昌村生活随笔

时间2020-11-17 来源:清清客栈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如果房屋是长在大地上的花朵,那么窗就是花蕊。

我在春天的一个早晨穿行于蒲昌村时写下了这个比喻。

自此,我迷恋上这些点缀在褐黄色的生土墙上的花儿。我喜欢这个温暖的比喻,就如女人如花的命题一样,它包含了美丽、美好的赞美,也有容颜易逝的忧伤,但这不妨碍每个女人的命运。蒲昌村的窗也一样,它承载屋子里主人的贫穷、富有,和忧伤,但不妨碍我对它的赞赏和喜爱。

镶嵌在生土墙上的各式木窗是进入蒲昌村时光最直接的入口。木窗是仿古式的,有花格式、斜格式,这些古意盎然的木窗镶嵌在黄褐色的生土墙上,一扇扇色彩艳丽的彩门与之相映衬,凸显着蒲昌村独特的气韵,有着大漠西域的苍凉之感,又有着古韵里的内秀之神。当你在蒲昌村里穿行时,总会想起在久远的年代,你背诵过的一首古诗,你经历的过的某段的时光。“绿窗春梦轻”,“午窗残梦鸟相呼”,无论是北宋的陈克轻梦倚窗的早晨,还是王安石浓睡乍醒的午后时光,你都似曾有过。

最早对窗户的渴望是开始于童年。那时,我们一家人住在一个黑暗的窑洞里,父母要忙地里的农活,经常会把六岁的我锁在家里,遥望窑洞的天窗是我每天要做最神圣的一件事情。在厚重的窑洞顶端,在中间开一个小长方形的小方框儿,就叫天窗。那小小天窗里照进来的光就是我的整个世界,那道光束的位置随着时间不停地偏移着,我每天都会追着光束嬉戏,我抓它、捧着它、亲吻它、咬他,有时候我会站在那束光的中心,让光全部济南那个医院看癫痫好洒在我的身上,然后伸出小手,遮住阳光看着如天空般的天窗,想着光束的那头究竟有些什么?那时候看天窗很大,一是因为窑洞顶比较高,二是因为自己比较矮小,每天注视着小小方框儿能给我带来的无尽想象,我把它想象成一个聚宝盆,里面可以取出无数个好吃好玩的,也会把它想象成一个会飞的魔毯、水晶鞋、南瓜车……总之,那小小的天窗成就着我那不算深远的想象空间,让我获得过无数次心满意足的梦境。我长大要住一间有大窗户的房子,有一天我哭着给妈妈说,妈妈说,你做梦了,别怕,妈妈在……而后,我的弟弟妹妹相继加入到追光的游戏中,但在窑洞黑暗的常态还在继续着。从此,我就开始有着近乎病态地对窗的迷恋和依赖,无论是在教室上课,或者乘车、乘飞机,我都会临窗而坐,拿上车票的第一反应不是看票的日期和车次,而是看这张票上的座位号,我在计算着是不是可以靠窗的座位,如果不是,上车后总会尽最大的努力把座位调到靠窗口。在旅途中,享受着不断前行的我与不断远去的风景的那种背离感。

我迷恋着蒲昌村的那一扇扇木窗,就像迷恋窗外远去的风景。我总是拿着蒲昌村的窗无数次诱导着Z,来蒲昌村看下吧,这里很美。Z说,美在哪里?我说,就是美。Z说,具体说美在哪里?我说,就是美,蒲昌村的窗子最美;Z来了,在她进入蒲昌村的那一刻,她就觉得蒲昌村真的美,她给她的友人说,蒲昌村很美,来看下吧,她的友人问,美在哪里?Z说,就是美,她的友人没有来,但一直都在惦记着,一直在关问着蒲昌村的四季。蒲昌村美究竟在武汉专业癫痫病医院在哪哪里?想了很久,我和Z同时找到了答案,美在它的简单。

蒲昌村,是与库木塔格沙漠沙漠仅有一路之隔,沙漠的褐黄是蒲昌村的底色,以生土为主建造的房屋,在沿袭当地维吾尔族建筑的传统中,巧妙地柔和了中原的汉文化之精髓。生土砌成的院墙,院墙的墙头上以两两土块搭砌的花墙,取义于当地葡萄晾房的镂空建筑,为平整的院墙增添了几分错落之感,同时也增高了院墙的高度;在较为特色的花门两面匀砌有宽厚的门墩,是供村民们纳凉用的,要是有一两游人走累了,也可在此歇歇脚,好客的维吾尔族老乡定会热情的把门打开,给你递上一杯解渴的薄荷茶,你无须推谢,直接享用即可。有的院墙外面刻意地摆放几只木轮子,错落有致,与或褐黄色的院墙相匹配,一股怀古之风油然而生;有的院墙外建几个如壁龛状的门,整齐地排列在院墙的两侧,像一些皇家园林的廊道,你可以想象穿梭于廊道的古人们匆忙的身影,时间在那头,而你此刻在蒲昌村;在院落外随意立起几株干枯的老桑树干,树干粗壮粗粝,它是在为蒲昌村解说着有关岁月的来龙去脉。依着院墙随意搭建的木棚子,挂着几个葫芦来观赏,与脚下的青红石板相间村间小路相映成趣,在斑驳的树荫下,显得幽静、古朴又不失时尚。最好是在晨光中来蒲昌村,八九点的光景时,阳光正好,一股股清凉之风穿过蒲昌村的小巷,偶尔会遇一辆辆崭新的三轮车突突从你身边疾驰而过,一阵青草的味道弥漫着你的嗅觉,有种回到家的感觉,转身再寻满载回忆的车,已不知进入了哪家门户;随意进入敞开门的人家,一张色彩小孩子患上癫痫病的病因都有哪些斑斓的铁床上已经摆上了简单的早餐,几碗浓茶,一盘皮辣红,几块馕,主人们已经盘腿就坐,你于好奇而无意闯入一场早餐,“面对不速之客”没有惊奇之表情,如同迎接老友,来,来,朋友,吃饭,你害羞地躲开,来,来,声音从窗口传出来,像美妙的晨曲;几个孩童闯入你的镜头,大眼睛、高鼻梁,歪着头微笑着,对你做着胜利的姿势,咔嚓,一声,定格永恒,蒲昌村灿烂的笑脸被带走到了海角天涯。

蒲昌村有近百家农户,每户家至少一扇窗,那么就有近一百扇窗,一百扇窗里就会有近一百个故事,一百个故事里一定会有一百个女人。一百个女人里有一百个守候,一百个守候里就有着一百个窗,Z说,她们的名字不尽相同,但是他们的生活轨迹和命运又多大相似。我说,包括我和你。Z说还有她,她在经历一生最不堪承受的苦痛时,她选择了在自己家里紧闭窗棂,带走了自己的绝望和。而留下了她有幼小的儿子和爱人,“小莫尔,我狂热地爱你。你要明白,我再也无法生存下去了。请转告爸爸和阿利娅,我直到最后一刻都爱着他们,请向他们解释,我已陷入了绝境”,每个人读到这里都会潸然泪下,她为诗歌而生的,在很多年前是否对着那扇开合不定的心灵之窗,早已为自己生命的终结埋下了伏笔?“窗栏正如一个精致的十字形。/宁静。- 尽管不朽。/我想象它仿佛就是我/被安葬在天国中。”从俄罗斯大地到西域偏僻的小城春天,我和Z在蒲昌村一扇刚被爬山虎染绿的木窗前,感受着一个女人在诗歌里最终的宿命,她贴着十字架的窗棂,在这近百个窗棂中会有么武汉治癫痫病什么医院好?“商店为着快快地传播春天的感觉,橱窗里的花已经开了,草也绿了……”这是萧红文字中无数不多的温暖影像,这个始终站在苦难中歌唱的女子,某一个时刻心灵被橱窗里的绿所温暖,也温暖了一个寒冷的北方初春;“窗子以外的事,你看了多少也是枉然,大半你是不明白,也不会明白的。”这位端坐窗前的民国奇女子,如果来到大漠西域深处的这座灵秀的小村庄里,走在一扇扇精致的小窗前还会那样怅惘若思,想着窗子以外不明白的事儿么?大概不会。几根刚刚冒芽儿的爬山虎,绕着方格的镂空的木窗棂奋力地向上爬着,爬山虎绿的灵动与木窗的宁静,在丰满着着蒲昌村春天里每一个章节。

蒲昌村的春天在继续。几片叶子温顺地叠在一堵土墙上,叶子正在变绿, 柔软的鹅黄轻轻点化在与古朴的生土墙上,一副创意画即刻生成了,一个嫩芽从一株苍老的树干里应运而生,一束强烈的阳光穿过,嫩芽的疏影映到老树干上,呈现着一个光与影的世界。几株杏树、梨树、桃树,树依窗而载,粉色的杏花盛放,白的梨花随性而至,桃花内敛地显示着她的娇羞,把花朵含在包里等待着风来,风至,花树轻摇,与木色的窗轻语,一位顶着花帽的古丽,甩着两根长辫子,笑靥如花地从树影的后面隐身而出。

.几盏旧式马灯高悬着,库木纳瓦尔民居家访点和阿不来提·托乎提客栈民族特色的招牌,像一面出征旌旗迎风飘展,阿不力孜·肉孜的民俗历史博物馆门旁的蜀葵花已经高过他家木窗了,红白相间的蜀葵花争相斗艳地盛放着。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