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短文学 >正文

雪夜

时间2020-11-17 来源:清清客栈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记得那是1984年的正月,我带着表哥家的12岁的侄子去看望远嫁沈阳的表姐,走时给表姐拍了电报,告诉了我们到达的时间。

从老家到烟台需要住一夜,第二天乘船到大连,再从大连坐火车去沈阳的兴隆镇,这样在路上折腾到第三天晚上九点才到了新民县兴隆镇。那天很冷,东北的冬天寒风呼呼地刮着,天空飘着大雪寒气逼人。小站的灯光昏暗,我和侄子提着行李走出了小站,黑漆漆的夜里没几个行人,我转了一圈没找到表姐,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就要下半夜了。我问了车站的工作人员离表姐家的韩家村有多远,那个上了年纪的大叔说差不多七公里。不过他告诫我说:外面天又黑还下着雪,你们两个最好在镇上住下来,明天再去亲戚家。我问哪里有住的地方,大叔告诉我走出去往左拐不远就到了。

我和侄子提着行李往前走着,看到了亮着灯光的小旅馆进去一问,旅馆的人告诉我一晚上一间屋子五块钱,我癫娴病遗传一般多大发现想买双鞋才四元,住一宿五元也太贵了,我问侄子累不累,要不然我们连夜去姑姑家行吗?省下的钱给你买双袜子。侄子也是个听话的孩子,听我这样说他就点头同意了。

我们根据旅馆人指的路往表姐家里赶。风越来越大,雪花落在身上越来越厚,我们踩着厚厚的积雪一步步往前走着,漆黑的夜色在雪的映衬下泛着亮光,走着走着感觉不对劲了,黄山遍野的看不到有住户的村庄。

我突然害怕起来,走的时候听老人讲,东北的山里有老虎出没,这要是老虎半夜出来找食吃可咋办。我看着身边的侄子已经累得气喘嘘嘘,他站在那里不想动了。

我拿过侄子手里的包裹,拽着他往前走,侄子又饿又累又怕,他小声地哭起来。我也害怕,可是我还要装着无所谓的样子。

“你哭什么?要是招来老虎可咋办?”

“姑,我走不动了,我的鞋磨得的脚出血了。”渭南看癫痫病医院p>

我只好哄着他:“好,姑背着你。”大半夜的我不想让侄子哭。

我背起了侄子,胳膊上挎着行李费力地往前走,眼前茫茫一片的白雪荒无人烟,真希望能看到个村庄可以问一下路。

在荒山野外走了半天的时间还不见个村庄,我实在累的不行停下来坐在雪地休息会,这时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过来的声音,我赶忙拉着侄子站起来等着来人走近。那人走到我们的身边跳下车,我借着雪光看到是一位大伯,他穿着长长的棉大氅,我忙问道:大伯,去大韩家村怎么走?

大伯看我们两个小孩,又是外地口音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告诉大伯我们是山东来大韩家村表姐家串门的,走时拍了电报让表姐去车站接我们,不知为什么我们到了站没看到表姐。

大伯告诉我:你们俩走错路了,这边离韩家村越走越远了?

我一听有点绝望了,带着哭腔问道:那去北京癫痫手术费用是多少大韩家村应该怎么走?

大伯想了想说:算了,这么晚了雪这么大,你们到我家住一宿吧?

我看着身边哭哭咧咧的小侄子,再看看狂风呼哨的大雪天只好点头同意。路上我悄声对侄子说:晚上我们不能睡着了,万一他是坏人,我们也好逃跑。

侄子点着头问我:姑,我先睡还是你先睡。

我告诉他,你先睡,等我困了就叫醒你。我睡会你值班。

侄子也有点害怕,他一个劲地点头问我:要是我们逃跑的时候找不到带的东西怎么办?

我想了想说:如果危险,东西就不要了,逃命要紧。

我们俩一路小声嘀咕跟着大伯到了他家,家里只有大伯的爱人一个人。大妈看着我和侄子问道:这是哪来的亲戚?

大伯和老伴开玩笑:路上捡的远道亲戚,快给他们做点饭吃吧。

白银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妈是个麻利的人,一会的功夫就做好了香喷喷的热汤面。

我和侄子也顾不上客气,端起碗呼噜噜地吃起来。一边吃大伯一边问我们亲戚的名字。

我告诉他:俺姐叫薛红梅,姐夫叫蔡国声。

大妈看我们吃完叫我们上炕暖和她把我们俩安排再炕头热乎的地方。东北人的大炕能睡六七个人。

大妈帮我们铺好褥子叫我们早点休息,我们按照路上商量好的,让侄子先睡。一路颠簸了三天实在是累了,我躺在暖呼呼的被窝里也实在撑住了,不知不觉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大妈已经做好了早点,她把热米粥和馒头端在小炕桌上,招呼我和侄子吃早餐。我说等一会大伯一起吃,大妈说:你们先吃吧,一会你们还要赶路。

还没等我们俩吃完,姐夫赶着马车过来了。原来大伯天还未亮就去大韩家村我表姐家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