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正文

绣花鞋垫-[情感散文]

时间2021-01-09 来源:清清客栈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原来木箱放在这里都这么久了”,我一边轻轻地用抹布将表面灰层揩去,一边小心翼翼地打开“吱嘎吱嘎”作响的木盖。箱子里是一大垒被码得整整齐齐的陈旧的绣花鞋垫。

习惯性地凝视着这大大小小的鞋垫,脑海中又浮现出很久很久未出现过的外婆的面容。鞋垫已经很旧了,鞋垫上一针一线绣成的图案有些磨损,大部分都露出了毛乎乎的线茬。我摩挲着这残损的图案,如果外婆还在,她一定会将这残损的图案重新纳好吧。霎时间,我的思绪纷飞......

记忆中外婆的身影总是那么忙碌。白天农活干完后好不容易才有稍稍休息时间,晚上外婆又拿出头天晚上未完成的鞋垫拾掇起来。小时候我最喜欢痴痴地看着外婆纳鞋垫,因为我明白过几日我又可以穿上漂亮的新鞋垫了。

晚饭后,每次看到外婆就拿出鞋垫,我那时候就摇摇摆摆的抱着小木墩放在堂屋里让外婆坐下,喘了一口气,又屁颠屁颠的抱着一个小木墩放在外婆的傍边笑呵呵的坐了下来。看着外婆的手灵巧的动着,晕黄灯光下的锃亮的针在鞋底两侧快速的来回穿梭着,不一会儿就纳了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

“外婆,这是给我做的?”我偷笑着。

“嗯,小鬼,不然谁的脚尺码这么小?”外婆用手鞋垫掐着鞋垫的尺寸。

所有检查都正常也没有遗传为什么孩子会抽搐

“那,外婆您要给我缝漂亮一点,我要个大大的好看的蝴蝶”我用手比划着在外婆面前摆动着。

“走开,别挡着亮光,不然就把鞋垫给你小舅”,外婆低声“威胁”。

一听见这话,我就嘟撅着嘴默不作声的小步溜开,过了一会儿又悄悄地折回外婆身旁做鬼脸引得外婆哈哈大笑。每天晚上屋子里总是装满了外婆和我的欢笑声。

农村夏天夜晚的蚊子特别多,那时还没有蚊香也没有电风扇,外婆就让我在旁边用蒲扇给她驱蚊。我就偏偏不老实,拿着蒲扇就胡乱摇摆。“风太大了,轻点”外婆呵呵的说道。摇了一会儿,屋外的蝈蝈声似乎又引诱着我。其实那时候的我也分不清楚到底是蝈蝈声还是青蛙或者是其他虫子声,只是扔下扇子溜出门外捉蝈蝈了。等我再次进屋时,外婆见我蝈蝈没捉到反而弄得手脸衣服上都是泥,顺手从桌上抄起鸡毛掸子倒转来拿。我以为要挨打了,“哇哇哇”就哭了出来,落到身上的只是掸子扑灰的啪啪声。

“你呀,一天到晚都瞎折腾着,难怪费鞋垫”外婆用她那布满老茧的手轻抚着我,继续弄着鞋垫。我玩得似乎累了,轻轻偎靠在外婆背上酣睡着痴痴做着美梦。我穿着外婆新给我做的鞋垫向向小伙伴们炫耀,我似乎置身于满天的蝴蝶中,小蝴蝶,大蝴蝶,扑动着彩色的翅膀漫天飞舞,而我就骑在那只大大的蝴蝶背上飞呀飞,飞呀飞......

癫痫是如何引发的" style="margin-left:0pt;text-indent:24pt;"> 小时候特别容易满足,仿佛我的世界里只容得下那一双双彩色的鞋垫。当我的鞋垫弄坏时,当宠物小鸭子不翼而飞时,当过年后爸爸妈妈又要离开我时......只需一双新鞋垫便可将我逗乐。其实我是穿不了那么多的鞋垫的,当时只是纯粹的觉得绣花鞋垫好看,单纯的以为拥有了漂亮的鞋垫就拥有了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

那时候我喜欢外婆纳的绣花鞋垫,感觉新鞋垫的气味很好闻,狂吸一口气,仿佛全是花香蝶香。

......

渐渐地大了,外婆家安上了电视机,夏天也买了电风扇,也有蚊香。晚上,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给外婆送去小板凳,只是不再看着外婆绣蝴蝶了,也不用给外婆扇风驱蚊了。当我津津有味看着奥特曼打广告的时候,我也会偶尔瞄一眼外婆。白炽灯光下,外婆的腰还是那样勾着,只不过似乎白发更多了。长大了,我穿上了运动鞋、皮鞋,也不怎么向外婆蹭着要鞋垫了。

农活也少了,鞋垫的需求也少了,可外婆似乎还是日日夜夜的忙碌着。

后来在外地读初中,每次放假回家外婆总会塞给我几双绣花鞋垫。

“外婆,我――不想西安中际医院治癫痫专业吗穿鞋垫了...”哽咽着摩挲着那一幅幅熟悉的图案。

“嗯?不好看?我重新纳?”

“同学都笑话我......

外婆没有说话,只是“噢”的转开身子。

果真接下来几年外婆没再塞给我绣花鞋垫了。

......

外婆突然走了,给我纳了十八年绣花鞋垫的外婆走了,永远的走了。

外婆走的急,她走时候我正在外地往家赶的路上。后来听妈妈说外婆走时的最后一句话竟是遗憾她的外孙以后再也不能穿上她亲手纳的鞋垫。

外婆去世后,我也就不怎么穿外婆生前给我缝的鞋垫了。我将鞋垫整理装放在木箱子里,没想到十八年大大小小的绣花鞋垫竟然装满了一箱。后来几次搬家时候也没太注意箱子,就将其落在了角落里。随着时光的流逝郑州军海脑病医院是正规的吗 你知道吗,鞋垫的记忆也似乎被藏起来。

当记忆中的匣子再次打开的时候,当重新看着这一箱子绣花鞋垫的时候,感觉无比欢喜,又无比怀念鞋垫的味道。当我把鞋垫重新放在鞋子里穿上的时候,嗯,还是一样的厚实,温暖,有安全感,我似乎又闻到了一股股花香蝶香,暖暖的袭来。

 

 作者姓名:熊万能


QQ:1584995204   电话:13018282605  微信:tim13018282605

电子邮箱:1584995204@qq.com

邮寄地址:成都市新都区新都大道8

作者简介:爱书画,乐旅游。喜欢尝试用笔尖与纸间的�O�@作响来表达自己的情感,欣喜、忧思。愿得一良笔,著我此生情。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