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小窗总爱忆往昔www.hlmsw.cn,笤帚菜

时间2021-04-05 来源:清清客栈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丫头》杜维瀚弹着吉他低唱着……

重新听起这首歌时,正逢我面临着考研调剂还是找工作、去内地工作还是留在新疆、找什么工作的无限纠结中,愁得焦头烂额的我握着笔杆子翻着厚厚的毕业论文资料。

不知道为什么,第一个音符响起的时候,我的眼泪蓦地挂在眼眶。我一下子愣神,忘了歌的名字,可脑海里越来越多的记忆浮现出来。去年矫情的九月里,考研自习教室的最后一排,落着厚厚《古代》的书桌,阳光洒落着,耀着半个电脑屏幕,眯着眼睛却不忍遮挡半点阳光的我在键盘上飞快地打着字,笔下故事里的老豆陪伴了我整个初秋。

写累的时候,抬头望望窗外的阳光,眯着眼睛,让入情的眼泪掉下,仿佛那只肥汪就在我视线的倒影里。穿着厚厚的加绒卫衣,却并不感到闷热,享受着初秋的微冷夹杂着温热的阳光,我总是惬意地趴在桌角看着写好的文字,偶尔翻翻那些厚厚地泛黄的有关中国文学的书籍。

故事的最后,美好的一段日子结束,我与挚爱的文学院校失之交臂,我写的故事也并没有夺目,还好,老豆这只肥狗还是我的。我看着照片上吐着舌头的老豆,傻傻笑着。

秋后的阳光总是这么慵懒,惹人遐思。我不止一次地想起青涩的中学时代,那时候的许多人和事。许多故事,许多情愫总在那时候的初秋生出。就有那么一个人,至于让我念念不忘了这么多年。只可惜,那个时癫痫病到哪看好候的我乖巧地不像话,终是没有尝过那绿果的滋味。这些年,老妈总在耳边唠叨我找对象的事情,甚至说道现在有多少中学生早恋等等,我不禁莞尔一笑。没有公布的思恋也许更美,就像遮遮掩掩的半月弯。

每个午后,我走进充满慵懒味道的教室,走过每一张昏昏欲睡低着头的书桌,总是看见,他倚在墙边庞若无人地说笑,我拽拽衣袖走到他的后桌假装开始学习,却总能瞥见沾染在他睫毛上的阳光,令人心动。这么多年过去了,好像伸手还是能勾勒出那个精致的轮廓,只是再也想不起那是有着怎样五官的脸庞了,或许是有着双眼皮的大眼帅哥,又或许是单眼皮高鼻梁的清新小男生,甩甩脑袋,却是连轮廓都跟着没了。抬起手来,睁开微眯的双眼,阳光撞进我的眸里,什么都不见了。

反反复复,歌里总有赵烨大喊的那么一句“林嘉沫,我喜欢你!”每听一句,我就不好意思地笑着看看舍友害怕吵着大家,却发现无人注意。这样的独家记忆,让我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那个九月,我总是做着很美的梦,记起很多美丽的事。最后一排的靠窗,无人来扰,这好像是我的全世界。这首歌,和爱恋无关;这些梦,只是怀恋。

北方的初冬,来得更早一些,连招呼都不打。说着话,那些雪片就洋洋洒洒地飘落下来,美得让人惊叹。这一年的第一场雪,印象尤其地深,那一天也是写下了许多文字记录下那可爱的雪花。

雪才扬起的为什么孩子十岁范癫痫时候,我正跟着老豆在它的世界里动情。旁边的男生叫我:“下雪了!”我惊诧地转头,坐在窗边的我竟没有注意到窗外的事。这一转头,我便愣住了,雪花从天际快速的下落着,随着微风,呼啸而来,扑向我的窗子。我不眨眼地盯住它们,一片,两片雪花撞向窗子玻璃,带着一股冲锋破阵的架势,张牙舞爪地扑向我,我下意识地闭起眼睛。然后又“扑哧”自己笑出声音来,睁开眼睛,骂自己“呆子”。

揉揉发酸的眼睛,托起下巴,看着雪花旋舞的天空,昏昏沉沉的天空却如此耀眼,照亮了这一片大地。我抽空转过头,却突然发现教室里的好些学生也都手握着笔,愣愣地看着窗外,和我刚才一样,好像盯住一般,贪婪地望着窗外的精灵们。我不知道此刻他们都在想些什么,但我相信一定都和怀念有关,或许是记忆里的某段相似的美好的事情。我咧开嘴角微微笑着,小窗总爱忆往昔,勾引神思,在纸上写下这样的句子,伸出胳膊,在窗上的玻璃轻轻抚摸,好像摸到了那一片片雪瓣,这里的冬天总是这样温暖。

我小时候的家乡更加的遥远,那是很北的北边,那里的雪更是臃肿,每年冬天,它都把我们裹得暖暖和和,没有一丝委屈。

那时候我们总是穿着厚重的棉衣棉裤,抬着臃肿的脚一步一步,踩在雪上,它总是“咯咯”笑着回应我们,好像被挠了痒痒一样,孩子们奔跑地更欢乐了。我们在雪地里做的大蛋糕比现在商店里卖的不知要好吃多少倍,那时候的人们总北京军海医院癫痫诊疗专家董洪昌——北京军海医院的这个“行动派”,让一个又一个癫痫患者见到了曙光是不舍得弄脏雪衣裳。

深冬里,天还未亮透,孩子们总要早早起来去上课。老妈总是能准是热好一碗豆奶,煮上两颗鸡蛋给我和妹妹,没有落过一天。摸着饱饱的肚子,带着老妈一遍又一遍的叮嘱和伙伴们走上上学的路。老妈关上门的时候,总被屋外飘着的雪染上的头发,我有时会哈哈笑着“老妈,你有白头发啦!”笑声伴随我们一路,飘在昏暗的上学小路上。呼朋引伴地踏上征程,我们彼此望望,都只剩一双眼睛,一路挽着胳膊欢笑着开始每一天。

突然脸上一热,一行滚烫的泪霎的就掉了下来,我赶紧擦擦,继续用指尖摸摸玻璃,我只是想起,今年盛夏回家陪老妈,遛狗的时候已经高过老妈一头的我总能瞥见老妈耳边的白发,看得分明,那不是雪,那是岁月的痕迹。在家里的时候,总是绕过老妈不断提起的“我老了,你们快点长大”的话题,缠着老妈说“我还小呢”,只是眼泪已经在心里似雨一样倾盆而下。

老妈还是一如既往地为我们做着她不断新学的拿手菜,只是我们每一次离家她的眼神越发不舍起来;朋友们也都还是如孩时那般亲切,只是有些人的孩子也开始蹒跚学步;那时候爱恋的男生也还不曾忘记,也总会想起,只是没了那时的羞涩与炙热。

所有的一切,都开始不一样起来,只因岁月,总是惹人老。

像是转眼间,就到了冬末,是一年里最冰冷的时候。每一段生活总有个结束,所以像我这样的人才哈尔滨癫痫医院有几个总怀念那些美好的片段,酝酿了我余生的碎片,像是拼起我人生拼图的记忆碎片。

再走回那间教室,摸着我曾坐着的书桌上的尘土,却怎么也拂不干净。不禁打了个哆嗦,像是到了一片荒谷。

“快来,我们合最后一张影。”曾经的研友们蜂拥而至,那欢笑声像是一下子回到几个月前我们的教室。

我揉揉眼睛,咧开嘴角,“茄子”所有人的笑容定格在这段时光里,照片上,摞着书的窗台,一丝阳光挤进来,像是爱凑热闹的小孩。

人走曲散。我们聊到好晚,散了的时候,我们一起约着出去吃饭。临走的时候,我望了眼我的小窗,玻璃上我的脸庞,如此清晰,精致的妆容,快要不像从前的自己。我盯住自己的眼睛,直望进我的心窝,那绝对是一个不施粉黛的地方。我拍拍胸口,心里沉静地如一汪波澜不惊的碧水。

我默念着,不忘初心。

也就是前几日,我才知道这句话的后一句是,方得始终。

好一个“始终”,给我的那句“小窗总爱忆往昔”找了一个恰到好处的解释。出了门去,太阳正从乌云里钻出来,寻着那窗移去。

阳光属于窗台,周董的这首《手写的从前》果然不错,我会重新拥有一个属于我的小窗,那里仍然有老妈,有老豆,有絮叨的朋友们,阳光明媚,小窗如昔。

(原创作者:迪小伦)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 没有了
  • 下一篇:关于时间名言文学常识www.hlmsw.cn,赤精之伞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