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血蜡(2)侦探

时间2021-07-09 来源:清清客栈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蜡丸和水幸已经惊叫得不可遏制了。

“非要说理由的话,门沿下都沾上了蜡渍,本来这很正常,可惜这间屋子有些特别,我刚才特意问了一下,这屋子因为十几年前的火灾重建过,施工不良,地板是倾斜的,而且是从门往里向下倾,被火融成液态的蜡不会往高处流的吧?看来是糟糕的装修工人帮了大忙。”

他不容大家喘息,继续说下去:“因此我才突然有了一个设想,这房间本来通风就不好,如果用蜡封住几个漏风口,就马上出现了一个密室,真正的密不透风的密室,门沿下,窗框缝,这些地方都用蜡封口,点燃些蜡烛,既可以快速消耗室内氧气,又可以当火灾的引燃物,最后再来一场火,就什么证据都留不下来,的确是一次完美作案!”

江西癫痫病治疗的费用

“这只是推理啊!”警部先是一怔,又力争起来。

“如果我的推理没错的话,门沿下应该还有你的指纹吧,用融化的蜡封口,戴着橡胶手套可是不方便的呀,不是吗?惟一在吃晚饭前进父亲卧室的人,长岛蜡染小姐。”

众人回头,齐刷刷地望向大姐,疑惑而不信。

“很精彩,你的推理,而且正确。”大姐苦笑了一下,“我早就打算这么做了,这种人渣在十几年前就应该被活活烧死!要不是因为他只顾着几根破蜡烛而抛下了妈妈,妈妈根本就不会在火场里窒息而死……”蜡染说着泪就淌了下来,然后突然呼吸急促,“我最近才在他的工作日志里得知这件事的真相,他竟然还写着‘那种蜡混着血色的色调才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东西,好想癫痫病人的遗传几率好想十几年前的火灾再来一次,让血和蜡充分地完美地混合……’,我成全了他。”

蜡丸和水幸已经软在了地上。蜡果却只是闭了闭眼,走上去,拥抱着蜡染:“这其实不都是大姐的错,我也看过那个日志,所以在发现这个家伙的房间被封死时装作一无所知……”她也哭了出来,“甚至……你知道吗,警察先生?你和我姐犯了同样的错误,太会推理了,以至于忘记了在氧气耗得让人窒息的空间里,有什么东西能让这栋房子成为火场……”

这次,连助手都怔住了。

“最后的火,是我点燃的,请把我和姐一起带走吧。”她回过头望了望水幸,看着她惊诧得晕过去的样子,哭着笑了出来。

“你这又……何必呢?”大姐叹陕西好的癫痫病医院,在这里了口气,抚着蜡果的背。

蜡果语气坚定:“如果他不死,又会有我们挚爱的人死去。”

“本来想少拖一个人下水的,结果你还是站出来了。”助手对着蜡果耸了耸肩,“如你们所说,会死的会是她吧,长岛水幸,哦不,假如我没有猜错的话,长岛蜡花小姐。”他没有给她们询问的机会,指了指我说,“那边那小子告诉了我不少有用的事情呢,比如你们的名字,比如说久远先生未完成的血之蜡花……”

我从没想过无意谈起的这些事蕴藏着这么多的秘密。

“意外事故真是让人悲伤呢!”助手一把拉过警部转身离开,又突然转过头,”大家节哀吧,还有,我不是警察,只是一个推理小说家,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的笔名北京市有几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KALO。”

他吁了几口气,拖着尴尬笑着想要解释为什么带着个推理小说家办案的警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留下四姐妹拥作一团,暖风吹得我嘴唇发干发裂。

后 记

那另外半幢别墅因为没有经历重修,积着多年湿气,所以幸免于全毁,可是只要血蜡般的仇恨不消失,总有一天,它也会灭亡的吧。

用来掩饰蜡烛光而开得亮堂的灯光,杀意已决以防万一而故意拉远的轮椅……这些不利于蜡染的细节,KALO都没有说出来,他说他只是一个推理小说家,有责任找出真相,却没有义务缉拿凶手。

真的只是这样吗?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