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山东个体户,15年抓了500多个“小偷”(2)纪实

时间2021-07-09 来源:清清客栈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民警的话,说得李京珊又感动又脸红:小偷没抓住,却让小偷抓了,还差点遇险。当时,身高1米75的李京珊,也就120多斤。为了强身健体,增强单兵作战能力,从此之后,李京珊每天早晨5点就起床锻炼,还特意拜师学习了擒拿格斗、徒手夺匕等本领。短短两年过后,他体重已达90公斤,两只大手犹如铁钳一般,站在地上犹如一尊铁塔。

到2000年,李京珊先后抓获了100多名小偷,在莱州已经小有名气。一些派出所发生重案、奇案,也都主动联系李京珊“会诊”。当年秋天,莱州沙河镇、郭家店镇、平里店镇等十多个乡镇,纷纷发生盗窃羊群案件,有养殖大户曾经一夜之间,100多只的羊圈被洗劫一空,很多养殖户为了安全起见,都把羊群圈到了家里,当地警方压力重重。

对这起涉及面巨大的盗羊案,李京珊一直在背后关注,并且不知疲倦地寻找着蛛丝马迹。当年10月,李京珊为了更好地奔波乡间调查线索,特意买了一辆二手桑塔纳。一日,他驾车在郭家店镇“调查”时,偶尔听到一个线索,有群众反映:羊群被窃的那段时间,有一辆免费到农村为大家检查身体的白色救护车,经常出现在相关乡镇。尽管工作人员都穿着“白大褂”,也自称是莱州人民医院、莱州中医院的,但口音都不是本地人,而且都是挨家按户敲门服务。

李京珊越听越觉得蹊跷,他当即打电话向莱州人民医院和中医院落实,得知,两家医院并没有派出相关医疗队伍。李京儿童偶尔犯癫痫是什么原因引起的珊心里的疑云越来越重,他又迅速联系了郭家店镇等地的派出所,请求警方关注这辆“救护车”以及“医护人员”。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李京珊接到“线人”电话:目标出现在了养殖户众多的驿道镇。李京珊飞车赶往目的地,在车上打电话请求警方支援。

出于经验,李京珊的车一开到村口,就停了下来,并且把车横在了路中央,截断了“救护车”逃跑的路线。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一切,已经被盗窃团伙望风的人,尽收眼底。几分钟后,该团伙12名成员,弃掉“救护车”,浩浩荡荡地往山上跑去。

当时,警察还没有赶到,为了不让小偷跑掉,李京珊边追边在村里喊了起来:老少爷们,偷羊的小偷往山上跑了,快来抓。很快,村里的农民拿着铁锨、钉耙等农具,就冲了出来,跟随着李京珊一块往山上追。

当天夜里真的是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李京珊抓贼心切,只顾往前冲。“警官(群众将他当成了警察),慢点,井!”当声音传到李京珊耳朵时,他的一只脚已经迈进了井口,身体已经下坠,求生的潜意识,令他大声“啊”了一声,双手瞬间紧紧抓住了井口的石头。当后面的群众七手八脚将他“拉”上来时,李京珊的额头已经被石头碰得鲜血淋漓。李京珊用手一抹,继续追上前去。

经过一夜的搜山,凌晨6点,12名盗羊贼全部落网。此时,累散架的李京珊,躺在沾满露水的草地上,有气无力地问沙现村村长:“如何避免药物治疗癫痫病带来的副作用这口井多深?”“30多米吧。”“那我下去,还真‘报销’了,我不会游泳。”

当村长得知李京珊义务反扒队员身份后,感动地紧紧握住李京珊的手:“兄弟,今后想吃羊,随时来。俺村的养殖户,一辈子记着你的恩德。”有警察搭话道:“算了吧,老李羊没吃着,差点被你村的‘井’吃了。”全场顿时笑声一片。

两年被“捅”两次 “深呼吸”时如针刺

到2009年的时候,李京珊的“神探”大名,莱州人人皆知。他有一绝技,在莱州乃至烟台警界,广为流传:无论在商场、超市,还是农贸市场,李京珊跟着一个人身后走上10分钟,就能断定其是否为小偷。而就在抓贼本领已经炉火纯青之时,李京珊的“血光之灾”也接踵而至。2009年6月14日,驿道镇大集。李京珊例行“巡逻”时发现可疑目标:一位青年男子坐在一辆手扶拖拉机上,左小臂上搭着一件上衣,眼睛盯着在不远处停放摩托车的地方。很快,男子确定了目标,从衣兜中拿出一把“T”型撬锁工具,开始蹲在一辆摩托车旁“鼓捣”起来。

李京珊电话联系了当地派出所,可刚挂电话,锁,就打开了。时间已经等不及警察赶到,李京珊冲了上去。谁想,男子从身后抽出一把30多公分的匕首,朝李京珊捅去。李京珊一手捂着腹部,一手挥舞铁拳,经过10多分钟的搏斗,与赶来的民警一同将男子制服。此时,李京珊成了一个“血人”。

在被抬上救护西安癫痫那里治疗的好车上的时候,驿道派出所副所长郭永杰眼眶湿润,大声喊着:“老李,一定要挺住,我们还要跟你一起抓小偷。”驿道大集上很多商贩,闻之英雄喋血,眼睛都蒙上了迷雾,心里在默默祈祷。

在莱州市人民医院检查得知,李京珊共中三刀,其中一处刀伤位于左胸、心脏下方0.5毫米处,深达1.5厘米。住了一个多月院,李京珊留下了后遗症:每次深呼吸,胸部总像有根针在扎肉。

仅仅一年后,李京珊在抓掏包的小偷时,左大腿又被狠狠地“扎”了一刀,离大动脉只差毫厘。在医院治疗时,已成为朋友的主治医生庆幸地说:“老李,你又在鬼门关前溜达了一圈。”

成了反扒能手后,李京珊家里的电话,一度成了“恐吓热线”,窗玻璃也被人扔过石头,防盗门锁眼被人塞过木条。妻子林雪梅善良朴实,无论是在企业上班还是下岗做生意,从没跟人红过脸,是个有名的老好人,林雪梅也习惯了别人的理解和尊重。可由于接“热线”多了,被一些小偷上来就骂,有许多还要“弄死你”“炸死你”,她对电话的恐惧感越来越强,以至于每当听到电话铃声,心脏就怦怦直跳。

有的时候,林雪梅上街买菜,只要别人多看她两眼,她的心也就倏然紧张起来,走路的步伐也不由加快,总觉得那是小偷要报复她。有一次她打车到莱州振华商厦,刚一下车,有一辆出租车停在其身旁,从车上蹿下4个膀大腰圆、带着墨镜的男子,她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满眼恐惧武汉看癫痫哪家效果比较好地盯着对方,双脚都走不动了。待4个男子从她侧面擦肩而过之后,她才长长舒了一口气,手心全是汗水。

由于心理长期处于一种高度紧张和疲惫状态,林雪梅总是感到“很累”,2010年春天,被诊断出患上重度神经衰弱。拿到诊断书的那一瞬间,李京珊的眼睛湿润了,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他紧紧拥住妻子,不住地道歉,而妻子却安慰地说:“老公,尽管我每天都为你担惊受怕,但我每天也都为你骄傲和自豪。只要你喜欢,就坚持做下去,我永远支持你。”为了给妻子和儿子减少担心和麻烦,李京珊干脆撤了座机。每到晚上,他就把妻子手机关了,自己的手机打成震动,一切陌生号码都不接。

一些曾经被他送进大牢的小偷,出来后也都“找”过他,有的直截了当要“青春补偿费”,每每遇此,李京珊总是“先兵后礼”,“从我反扒那一天,就不存在个‘怕’字。你们要是还没坐够牢,有什么招尽管来。”邪不压正。很多小偷被李京珊的“气场”震慑,不敢再嚣张。见时机成熟,李京珊又循循善诱,引导他们做点正经营生,还经常给个三百二百的生活费。人心都是肉长的,时间一长,小偷们都“服”了李京珊的人品和“爱好”,不少人也都积极改邪归正,做起了小生意。

采访末了,李京珊豪气干云:“只要能走动,就要抓小偷。”接着又充满期待地说:“儿子8月份就升高三了,现在已经快一米八,150多斤,是块抓小偷的好料子。”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