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正文

晨歌散文短篇散文

时间2020-05-13 来源:清清客栈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一)

  夏天早晨的光线,就是比别的季节早了些。

  天刚蒙蒙亮,太阳就开始泼洒它的光线了。起初是一条一条,后来就一缕一缕,拉开窗帘的时候,就是一片一片了。

  黑夜逃遁的背影,黎明匆匆的脚步,都被光覆盖了。光鲜亮着,闪耀着,在窗帘刷拉拉敞开的怀抱中,“扑通”一声涌了进来。卧室被光照着,照成了光的样子。

  太阳把灯盏挂到足够高,光把手臂伸到足够长,舞台上漾满了亮和暖。世界上没有谁会拒绝亮,也没有谁会拒绝暖。人不会,物不会,连歌也不会。

  阳台上飘来了歌声,隐隐约约,却分明存在。

  那盆绿萝,买来时是春天的样子,现在,已经肆意成夏天的样子:向着左右,向着前后,向着上,向着下,呼呼地生长,不停地蔓延。茎蔓拖至地面,叶片淹没花盆,长成了一个绿色的圆球,很是抒情,很是夸张。我听到,膨胀了的茂盛,在谱写一首绿之歌,谱写一首生命之歌。

  花在阳光的沐浴下绽放着,一点一点,一寸一寸,带着专注的神情,带着努力的气势。花显然是被光诱惑了,情不自禁地就把自己变成了光的一部分,花瓣上跳跃着、花蕊里闪烁着的都是光。

  是光明亮了花,还是花鲜艳了光?这个或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看到了花的专注。查尔斯。科瓦奇说:“你可以从花的身上学到真正的专注。”在花的专注里、在花向阳的姿态里,我听到花瓣一瓣一瓣地绽放的声音,这声音让我感到了太阳和大地和谐的力量。它们抵达我的耳廓时,我被夜晚抽空的大脑变得充盈起来,我感到身上该兴奋起来的地方,已不再平静。

  是鸟儿的啾啾声,把我的目光引向玻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最好璃的。一只鸟站在窗沿上,睁着圆滚滚的眼睛,满目含情地注视着阳台里的花。它是在用歌声、用眼睛跟花交谈。一块玻璃隔在它们中间,它们看起来很近,其实很远。

  鸟儿煽动一下翅膀,就能拥有蓝天。我用一生,都不能飞翔。可眼下,能飞越千山万水的鸟儿,却穿透不了一块玻璃;生活就是这样,不是给你一双翅膀,都能抵达,世界上有些距离,终其一生,难以跨越。

  我屏住呼吸,甚至不敢挪动一下身子。面对鸟和花,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我怕惊动了一个眼神,怕惊动了一次交谈,怕惊动了一个故事。

  对自然,对外物,不打扰,不惊动,就是帮助,就是尊重。

  此刻,躺在床上的我开始有了同情,有了遗憾。可望不可即的惆怅、咫尺天涯的失落,让我的心开始隐隐地疼,开始有一种空落落的难受。

  “叽喳”鸟儿清脆地叫了一声,煽动着翅膀飞走了,翅膀里没有落寞,声音里都是快乐,这让我很是震惊。难道鸟儿不够珍惜,还是花儿不再挽留?

  鸟儿知道,有些距离,不是努力,就能跨越。跨越不了,装进心里,也是快乐。这点,比人聪明。

  鸟儿的歌声,让我混沌的意识变得明澈,清晨的阳光照耀在城市的天空。起床,准备开始我崭新的一天。

  (二)

  在下楼的时候,我突然改变了开车上班的习惯,今天步行!我不能让玻璃把我和这个城市隔开、和生活隔开。

  菜园街是一条家到学校的必经之路,一踏上它,一股浓浓的生活气息就扑面而来。

  菜园街确切地说是菜市场,夏天的早晨让这条街道丰盈而热闹,人多如织、如蚁,站南昌癫痫医院哪家权威着的、蹲着的、走着的、弯腰的、忙碌的、闲散的,让我一下子想到了前几天课本上的“摩肩接踵”这个词语。百度的意思是形容人多,我觉得这样的解释太笼统,我回去一定给学生补充:夏天早晨菜园街的样子,就是这个词语要表达的全部。

  我的眼睛开始拥挤,接着是耳朵。

  高的、低的、男的、女的、粗犷的、细腻的声音,一片一片、一堆一堆地涌来,偶尔夹杂着一两声狗叫,乱糟糟、闹哄哄,各种声音的大杂烩,一下子把你的耳朵塞得满满的。一波一波、一浪一浪的声音,在菜园街的上空翻滚着、沸腾着,此起彼伏,无比热闹。

  在以往,我怕听这样的声音,嘈杂喧嚣,我常常是采取逃避,可是,后来我发现,即使是逃避了菜园街,也逃避不了其他街。面对生活,逃避并不是最有用的办法,不如试着接受或者改变。

  这种陡然转变,带着一种柳暗花明的发现,让我对生活有了一种新的感悟:原来,生活并不像我想得那么糟糕!

  这臃肿的声音,这乱糟糟的声音,换了角度或者心情,就会截然不同。贴着耳朵或者让自己蹲下来,那声音就会被一层一层剥离得清晰而富有层次,抑扬顿挫而像一首很接地气的歌了。

  听!那些叫卖声很有特色,浓浓的方言经他们叫卖艺术的包装,显得悠扬婉转,最后一句往往上扬,拖着着长长的尾音,那是做了夸张的修辞处理的,平平仄仄,听上去倒像是一首唐诗古韵,满有余音绕梁的韵味。有的提前把叫卖声录制在小喇叭里,循环往复,经过斟酌预设的声音,再加扩音器的处理,听上去有种唱戏的感觉。

  那些讨价还价声,高高低低地响着。一位大姐正跟一个商贩争执,不知因为什么,在高八度的声音里,我看到了南京哪里治癫痫病她的面红耳赤。

  在小街的一隅,失去腿的残疾人,坐在一块带轮的木板上卖力地唱着,歌声从话筒里传出,哀婉忧伤,久久不能散去,摆在前面的破铁盒里时不时有纸币投入。

  有时也会听到比较抒情的叫声,伴着拍肩的动作,许是常不联系的旧友或者熟人,被偶然相遇的惊喜点燃起来的热情,转化成夸张的声音。

  被圈在笼子里的鸡,咕咕地对着铁笼叫着,也不知是在反抗,还是因为刀下流血的同伴,让它想到了自己的下场而显出的无奈。笼子里的一只兔子,竖着耳朵,呆呆地注视着冒着热气的铁桶,眼睛里都是幽怨、都是伤痛。

  在这些高低错杂的声音里,我听到了生命的律动,生活的存在。

  阳光不知什么时候变得热烈了,它们照着菜园街,照着这些声音,嘈杂混乱的生活忽而有了光泽!

  (三)

  校园的铃声清脆连贯,一长串,就像一首唱了无数遍的老歌,老旧却无比亲切。此刻,它更像是一道指令,牵动着我们的脚步。

  教室里,光线经纱窗的分割,均匀地照在黑板上,照在桌凳上,照在每个孩子的身上,照在他们呼出的气息上。而他们端正地坐在座位上,在朗读着朱自清的《春》,以他们自己喜欢的方式。

  有的带着想象朗读,在文字里铺展春天的画面;有的洒进了感情,激动处,不免摇头晃脑;有的则干脆闭了嘴,让文字在心里一样一样地消化,高低快慢全凭了个人喜好和阅读习惯。这些单声,在晨曦的光芒里汇合、酝酿、发酵后,就变得洪厚而浩荡了,它们跨过玻璃,跨过墙壁,甚至跨过校门,传到对面的迎宾街上。有时,翅膀不能穿越的,而声音能够!

南京癫痫病小发作治疗  老师就是这些声音的指挥棒,只一句话或者一个手势,一组混合的声音瞬间就戛然而止;又一句话或者一个手势,声音就变成齐刷刷的了,不同的音质,相同的内容,让朗读变得洪亮而齐整,浩荡的慑人的力量在光线里回荡着,颇有仪式感。

  听着这样的声音,站在讲台上的我面前是朱自清《春》里的样子:冰雪解冻,万物复苏,春草破土而出,野花向阳而开,春雨淅淅沥沥,春风轻轻柔柔,活动筋骨的老人,牛背上的牧童……再看满教室的学生时,都是春天的样子。春天是是一个不能让人拒绝的季节,也是一个需要撒播爱的季节!眼下是夏季,夏季是一个烦躁的季节,但如果心里有了春天,烦躁会平复很多。我想,这段时间,我是该把春天放进心里了!

  我透过玻璃窗户,看到了静心湖,此时的静心湖,在一片光里欢唱着,波纹的褶皱里漾着笑。我想,湖是最喜欢夏季吧!我看到了它的欢快,还有热烈。

  茂密的柳树在水里照着影子,湖的存在,让柳树找到了自己的影子,认识自己是自己!可是,人呢?人知道自己是谁吗?人的影子在哪里呢?

  那几只鸟煽动着翅膀,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从一朵花飞到另一朵花,从一棵草飞到另一棵草,或者,在树草花之间来来回回地飞,更或者干脆停栖在湖边的草坪上。但,不管飞还是停,都没忘记唱歌。歌声也许就是它们跟世界的交流吧。我们听到的都是快乐,其实,在它们来说,并不是。谁都有烦恼、都有不开心,就看你怎样对待。

  我想,我记住了这个夏天,记住了这个夏天的早晨,因为在这个早晨我听到了歌声,我把它们装在了心里。

  有了这歌声,这个夏天,以后的每个夏天,我都不会烦躁!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