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大将风度

时间2021-07-09 来源:清清客栈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1134年,南宋抗金战争方兴未艾。三十三岁的抗金英雄岳飞屡战屡胜,已迁升到清远军节度使,地位与当时的大将韩世忠、张俊等相当。

  当时韩世忠的部队驻扎在淮河南岸的楚州。一天,韩世忠上校场察看操练;时近中午,烈日当空,校场上只有极少的士兵;韩世忠不觉一惊。再抬眼一看,只见士兵们大多围在远处的小河边。韩世忠好生奇怪,快步朝那儿走去。

  他不动声色,站在几个矮个子士兵后面,目光越过他们盔甲上的红缨,朝圈子中心望去。士兵都沉浸在紧张兴奋的状态里,竟没有一人发现他。

  圈子中心,两个赤着上身的人在激烈地格斗。一个身躯三大五粗,肌肉发达健壮,这是韩世忠部队里有名的“赛猛虎”。另一个身子却相当精瘦,个儿也较矮,皮肤黝黑,动作敏捷,活像猴子。韩世忠从没见过这个人。眼下,“赛猛虎”的拳法疾如闪电、密如雨点,瘦个子看来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韩世忠很欣赏赛猛虎猛冲猛打、勇不可当的气势。

  突然,激烈的格斗停止了,“赛猛虎”仰面朝天躺在地上。这一切是那么迅速,发生在瞬间。场子静了几秒钟,便爆发了士兵们的嚷声:“又输啦。”

  韩世忠打量那个“瘦猴子”,年纪约二十七八岁,目光有神,性情豪爽,韩世忠暗暗有了几分喜爱。

  这时,“赛猛虎”涨红脸爬山西看癫痫病的医院起来,跳进小河洗好澡,钻出水面,发现了韩世忠,连忙狼狈地爬上岸来,向韩世忠行了礼。韩世忠问:“那人是谁?”

  “山东人李宝。”

  韩世忠一听是山东李宝,知道他是一位素有声望的抗金义士,便含笑点头邀请李宝进入营帐小叙。李宝在客厅坐下后,韩世忠便说:“久闻李将军大名,世忠思贤慕才,将军可愿留下?”

  李宝脸上笑容顿时消失,答道:“李宝已投岳将军麾下。”

  “岳飞?”韩世忠听了有点不高兴,接着又问,“岳飞待你如何?”

  “岳将军待全体将士恩重如山。”

  韩世忠眉头一皱,又问:“岳飞部队的实力呢?”

  “撼山易,撼岳家军难,敌兵破胆,百姓拥戴。”

  “那我的部队?”韩世忠紧跟一句。

  李宝双目闪动一下,说:“岳家军与元帅的部队同是国家栋梁。”

  “你真不肯留下?”韩世忠盯着问。

  李宝坚定地摇摇头:“除非岳将军亲令。”

  韩世忠沉吟一下,就吩咐随从把李宝带去好生安顿,再作决定。

  李宝刚走,门卫通报张俊来访,韩世忠连忙起身迎接。

  张俊与韩世忠齐癫痫给患者带来的伤害有哪些名,岳飞曾是他的下属,如今他见岳飞地位与他相等,便暗怀猜忌。他因有事去京都临安(即现在的杭州),顺道来拜访韩世忠。

  宾主坐定,张俊微笑而问:“刚才我见一后生出来,脸有难色,不是挨训吧?”

  韩世忠道:“我爱他的武艺,有心挽留,他执意不从,说除非岳飞亲自有令。”

  张俊“哼”了一声说:“你我久战沙场,才得此盛名,理所应得,岳飞无名小辈,竟如此目空一切……”

  “依张将军之见,岳飞是否会把李宝给世忠?”

  张俊思索片刻,挑逗地说:“岳飞岂肯放得力将才为他人添翼?若是别人,此事又算得了什么,可偏偏这岳飞,从没把你这朝廷名将放在眼里。”

  韩世忠果然被激怒,感到伤了自尊心。其实,他是一个正直、豪爽、很有军事才能的虎将。几年前,他率领八千精兵,转战在镇江黄天荡一带,抵抗十万金兵达四十八天之久,以少取胜,从此威名大震。此时,岳飞突然升官与他齐名,李宝对岳飞的崇拜又胜过自己,心里就不痛快了。当下就依张俊之计,写了封语气傲慢的信,差人送交岳飞。

  张俊别后,韩世忠把这事跟夫人梁红玉说了。

  梁红玉虽说是妇人,却颇有胆识。黄天荡大战时,她亲自上阵,击鼓助战,激励士气,成了名传一时的巾帼英雄。她听黄冈癫痫医院哪里治疗最好完韩世忠的话,便婉言道:“元帅错了。眼下国家危急,正当团结一切抗金志士,收复中原,岂能为一将而两虎相斗?”

  “岳飞年轻,骤然升到大将,利少害多。”

  梁红玉不禁“扑哧”一笑,直说:“元帅不也是出身贫寒,从偏裨升到大将的吗?”

  韩世忠愣了愣,也笑了。

  梁红玉还想说什么,可韩世忠已上床自管自睡去了。

  一晃就过去了十几天,韩世忠天天在等岳飞来信,信还没等着,倒先等来了一位稀客。

  这位稀客名叫吴�d,是个镇守西北的名将。

  韩世忠高兴地见了吴�d,可是当他听吴�d说是慕岳飞之名而来中原与岳飞相见时,不禁瞠目,继而不以为然地说:“岳飞恐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吧。”

  “不,”吴�d兴奋地说,“岳飞确是英才,既有壮士的豪迈,又有儒将的风雅,忠义、勇武、仁厚,集于一身。出来效忠宋室时,他母亲还特地在他背上刺了‘精忠报国’四字哩!难怪各地志士纷纷投奔他。”吴�d又接着说,“我已见过岳飞。我看他住得很简陋,也无侍女服侍,提出给他几个名媛差遣,可是他说,国家危急,为将怎能偷安享乐?嗨,倒把我说得无地自容。”说到此,吴�d解嘲地笑了几声。

  韩世忠这时心才有点动了。他默郑州军海医院口碑怎么样然片刻,便把话头转到他向岳飞要李宝的事。

  “嘿,”吴�d听了嘿嘿笑了起来,“想不到将军竟像三岁小儿,为了一将,却动了那么大的火气,我劝你快把李宝放还吧!”

  韩世忠有点惭愧起来说:“听君一席话,胜读三年书。李宝我放了,不过我还没收到岳飞的信,出尔反尔,岂不给人笑话?”

  吴�d点头道:“也罢,就等回信再作处置。”

  数月之后,张俊从临安回来,又来看望韩世忠,并问及李宝之事。韩世忠一反当时态度,爽朗地笑起来,拿出一封信递给了张俊。那信上写着。

  “均为国家,何分彼此,元帅既爱李宝,当请留用。飞久仰元帅盛名,今特送楼船一乘,备有兵士器械。张俊元帅处也当另送。鸿毛之物,泰山之情,乞望笑纳。”

  张俊看着看着,胃里冒出一股酸味,吐也不是,咽也不是,真不是味儿,韩世忠却在一旁感慨道:“看来你我都气度不大啊!”

  张俊见韩世忠态度已变,也只好闭口不谈了。

  从此,韩世忠与岳飞同心协力,抗金报国。几年后,当岳飞惨遭卖国贼秦桧陷害时,韩世忠愤然指责秦桧,为岳飞辩护;张俊却与秦桧一伙,害死了岳飞。如今跪在杭州栖霞岭岳飞墓前的四尊铁像,就有秦桧和张俊两人,永受世人的唾骂。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