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爱比离还殇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清清客栈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文/方糖小烏Q

——【楔子】

车窗外飘着虚虚实实的,晨曦的暮霭消散不去,途人伞下的表情看上去更显得迷迷糊糊。她在车厢里扭曲过目光,看着水珠晶莹剔透的黏贴在车窗,开始一段下落不明的旅途。遑遑不安的人依次上了车,她等再最后一个。拥挤不属于她,遑遑不属于她,她眼眸中带着的。汽车的引擎隆隆响起的时候,乘客一阵骚动,仿佛做好被吞蚀的准备。她看看司机诡异的表情,看看车厢里每一张躁动不安的脸,也被好奇牵引。每个人都在莫名其妙,汽车的引擎熄了又开启。当听到司机回身过来说:后面有人撞车了。乘客的嘴脸开始不停的变换,好奇像他们脸上的颜色,诡谲得难于名状。他们像一个个丢了自己的行李,都挤到车窗口去认领一件有关的遗物。她佯装出一副不闻不问的淡定神色,心却在被不知不觉间冻结起来。车子驶入大道,雨势渐渐庞大,浇注在淹埋着隆隆声的烟雨中。车窗口下,戴着耳塞的小轻轻地哼唱着:不懂恨情仇煎熬的我们、都以为相爱就像风雨的善变、哪一天、抵过、在这一刹那冻结那、不懂怎么表现温柔的我们、还以为殉情只是古老的传言……

——【壹】

晚的街头,灯火璀璨,路人熙攘。秀莲一个人坐在广场的长椅上。她的眼睛低垂在路人经过的影子上面,往来不断渐次走过。晚风拨撩着他们的衣角和发梢,然后经过广场上的招牌幕帘。仿佛带走了什么,也留下了什么。当她抬起眼时,凌风已经伫立在眼前。她看着凌风柔情脉脉的笑意,星目剑眉间盘桓着一股冷冽的傲气。她站立起来,神色安之若素。站在眼前的这个男子,曾一度改变过她的命运,仿佛从遇见他起的那一天,自己已经走在命运之绳的道路上。他们从相识再到相知,然后彼此相恋,过程的周折费劲历程。每一刻的欢笑背后,隐藏着彼此默默的心伤。关于那段渐渐隐藏却又时而浮现的离殇,像一颗永远储藏在脑海里的肿瘤,永远也不知道何时会恶化,何时会死亡。已经死亡的人被邀请走了,下一秒的他们,何时会收到使者的请柬呢?生命是一条未知尽头的旅程,可能随时奔赴天堂的路,也可能在岁月的磨损中漫漫而过。

等我很久了吗?凌风略带歉意的问她,睫毛轻微的眨了一下。细长的刘海在额前飞翻着,颀长的身影看上去有些单薄。她的心开始疼惜起来,爱也错乱纠结成一条麻绳,缧得紧紧地。她温婉一笑,微微地摇头。她想起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每天在校园操场上,课后的班室门楼,他总是出现得比现在早。而如今毕业后繁忙的,彼此都各安其职,却转换了角色。变迁的事物有太多了,惟能抓得住的,仅此身边的。她感到有时候费济南癫痫病医院尽全力,即使精疲力竭,某些保留不住的,还是不胫而走。现在,存在的唯一珍贵的,仅剩身边的这个男孩。她不能把握自己是不是还在他最宝贵心里,然而把他揉进自己最心深处。她想到哪天如果他离开了,自己的爱也将埋葬在无人知晓的谷底,竖立着青的斑痕和纪念的椠木。( 网:www.sanwen.net )

——【贰】

理想和现实总是产生辽远的距离。她对他,从没下过狠心的决定。甚至想想,对他和自己都是一种罪恶感。然而感情的叛徒,还是莅临到她的头上。凌风送完她回去的那晚,天空中飘荡着密密麻麻的雨丝。大雾暧暧的在路灯下缠卷着,他们从一个十字路走到下一个,头身都被雨雾浸湿了。在公交车上,他用纸巾拭去她额上的湿渍,举动开始僵硬起来。然后看着他抽回手,眼神变得不再温柔,交替着的神采。她的心窒息了半会,泪腺像溢满般浸潮出来。他又在想小柔了,她敏感细弱的神经总是能轻易的判断出他的想法,他的每一个轻微的和表情的变换。这些她都观察入微,他却浑然不知。她难过到迫切的想知道,小柔在他心里,是那道痛、还是像她对他那样无法割舍的爱?她怕问出口,将覆水难收回。一个最的事情,就是无法对男人提齿一个最想知道的答案,却又偏偏怕答案不是自己希望的。她按捺着痛苦的挣扎,心里的缺口却在亦步亦趋的慢慢扩大,蔓延在全身的角落里。不知从哪天起,他已不再注意到她的变化。比如夜里拨响他的号码,那是她的沉吟;她脑后的发梢绾起;她换一双新的高跟鞋;她的脸容淡淡的妆颜。她煞费苦心的安排一次约会地点,她努力做到彻头彻尾的改变,只希望会给他面视自己时,有种焕然一新的感官。这些,不知他是视而无见还是迟钝木讷。

上下车的人起起落落,他们排在末班的站点。凌风的眼睛像是带点朦胧的雨雾,飘向她的脸孔。刹那间的熟悉感一如从前,昨日的忧伤溢满瞳孔,她看着凌风慢慢翕动的双唇,一颗紧绷的心弦被他的话语撩拨着。果然,小柔这个搁浅在里名字,还是被他摊置在了嘴边。她仿佛难于置信,怀疑是自己的心弦太过僵硬,而不小心扯断了弦丝。却确确实实的听到他如呓语般的复念着。她有时候不得不希望,那天在宿舍房楼里躺着那具冰凉的尸体是自己该有多好。这样,搁浅在他记忆里的人将会是自己,而不是眼前这个缺了一个口,所有的真挚正从漏洞中慢慢流失的自己。她像一具比没有灵魂没有脉搏的尸体还要冰冷得可悲,记忆飘荡着魇般的片羽,床沿流淌着赤红的血液。有时候死去的沈阳有治癫痫病的医院吗一个人,比还活着的人更有价值更沉重。

——【叁】

她将纵横着泪水的脸转向车窗,心里比窗外雨雾弥漫还要幽暗。她仿佛听到小柔在窗外呼唤自己的名字,柔和的嗓音,哀鸿的季节。如今搁浅了人,声音却清晰的浮现了。她站在楼舍下:快点啊,今天的天气很糟糕,说不定店铺的门都关闭了。她在层楼上听见小柔在叫唤着,催逼声弥散在黄埃蔽日的苍穹里。她急急忙忙的奔跑下楼梯,板砖上响起啪啪啪的脚步声。也仿佛这声音是从另一个命运的街角迂转而来,如今平放在记忆的匣子里,记忆的锁匙,是那个半年来不敢提及的名字。

小柔,她在车窗外默念着记忆里超过负荷的锁,颤抖着手把它打开。如果说没有那天的约定,是不是一切都完好如初,是不是年华线上,他们都是善良的好,是不是依然绚烂如虹。然而命运的纤巧做作,依然戏谑的编排着属于他们的悲剧。如果青春是可以避免的,那么悲剧也荡然无存。谁会预料到,凌风的出现,会让他们珍贵的沦陷成摧残双方的利器。直到一方退败,一方双收。

她个性沉静,宛如一颗隐藏睡态的白色风信子,花期中凋谢的瓣片,不为人知的。她后来才知道,原来真正属于悲伤脆弱的,并不是自己。在那个大雨倾盆的旧书店门口,他们同一天遇见那个为他们撑伞解了围雨的。少年凹陷的笑靥里,仿佛潜藏着无穷尽的魅力。也可能是命运之绳的牵附,让他们一刹那淹没在带着甜甜地笑靥的大雨里。她倚在廊栏上,看着小柔的背影再次消失在千丝万缕的雨水中,心里仿佛吞咽了雨水般不是滋味。她不明白,明明自己所万分期待的事情,却会被自己的好友抢先一步。她想象着现在正从雨中走来的两个身影,他会不会和小柔挨得很近,然后沿着雨路走来的场景。她为什么不争取一个机会,让自己去归还伞的主人,这样就不会是一个人欣赏着面前的独雨,而是一双漫步在雨中的背影正徐徐走来。原来雨后的惊喜,是降临到自己的头上的开始,那些空洞的叹怨,就转变成棒头的甜美。

因为小柔的关系,牵缠出三人的友谊。凌风打从一开始,就对个性沉静的秀莲慕感较过强烈,通过小柔着条绳索,攀附到她的生活里来。他们从同学这个简单的名词,跨越过陌生的阶槛,成为情感甚笃的。然而友谊的背后,却揪扯出三人爱恋不明的三角关系。凌风总是会借故他们的友谊桥梁,向她步步逼近却又不动声色的展开追求的攻略。一颗萌萌悸动的心,让她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她滞退两难的陷在爱与不爱的纠结绳索,一边是难能可贵的,另一边则是豆蔻纯熟的。当她每次下定决心做出抉择,感情的天平就开始失去理智的平伏不安。治疗癫痫病的比较新疗法生活不是自己编排的剧本,它是受着浪的拍打和风的虚无游走在漫无目的的边缘。

——【肆】

她和凌风在站台下了车,雨丝仍旧虚无的摇摆在漫天里。她听见附近的水声有节奏的流淌着,心却紊乱无章,时而停滞时而拍响。她知道他已经察觉到她无声的泪腺开始绷断,想要启齿的腹语又难言的哽咽回心底。为什么你不对我坦白小柔的事?为什么到现在还要无辜的欺瞒我?她背对着他,语气仿佛冰冻过后的缓解,羼杂着一片片尖利的冰块。直戳凌风哽咽的心脏,也麻木她毫无知觉的神经。那本死了主人的,像在记忆里的烙铁,灼伤了她和她。要不是自己亲眼目睹,她永远也不会想到要去怀疑自己愚蠢的抉择。半年来,每天她都不停的去质疑自己那份被友谊和情感的欺骗腐坏的爱情,努力放下的,迎接她自欺欺人的爱情,怀揣杌陧的残喘每一天。只因她是真心爱着身后的男孩,却痛恨他用残忍的方式掠夺她的真情。她仍会有他陪伴的那段光阴,如今洒落在教室的墙楼上,已是苍夷满目。他会认认真真的专注她的身影,像温暖的初阳包裹着她。虽然会让她有些忸怩不安,却充满被关注和关切的问候中,令她神思每一天有他陪伴左右的时光,青春的花蕾也在慢慢的待放着。当他第一次拽过她的手腕,在粘贴着青色苔藓的墙檐下吻上她颤动的唇片,那几秒钟的世界突然静止了,她的心跳仿佛跃过世纪般长远,从此不知所踪的丢落在他的世界里面。随即,悲伤的也接踵而来。

那个阳光温暖的过后的傍晚,她是世界开始昏暗。小柔下落不明的失踪,震惊了整栋学校的人群。这个的神秘失踪,揪扯出人们一连串的臆想。没有留下任何的只字片语,也没有任何预期的料想声明,就这样蒸发在泡沫般的光线下。她每一天都惴惴不安的在苦涩哽咽的难言中度过的,身体上仿佛被扎满针头,坐卧不安。整个人看上去消瘦了一大圈,精神也颓靡不堪,像个精疲力竭到仅剩一点残余的电量支撑的人型机器。接连见到凌风的这些天,他们都在为小柔的事情染上同一种病态,看上去好像极度怏怏的神态。她透过凌风的存在,已经质疑到事情是因为她攫夺,才交卷出小柔强烈的控诉所导致失踪的原因。是她攫取了小柔的爱吗?还是原本属于三个人的友谊所变质成占有对方的私欲?

如果感情只是对方片言中矫揉造作的游戏,小柔,我们何必都为此苦苦挣扎呢?她会在三人中拥挤的旅途选择降落,从小柔失踪后,她每天都是这样想的。或许命本不该三人邂逅,或许早该割刈萌生的初念,或许命中注定这是他们的宿命纠结。小柔死去的半年来,情感是她的过敏症状,也是她心口隐隐发作而痛裂的疮疤。她费尽心思去癫痫病医院那好忘记那些在青春里掩埋不掉的,沉静到无人知晓的角落里蔓延自己的殇。她多希望小柔的那场悲悯的青春葬礼和自己无关,就像从不曾听到那个白天里传达而来的讣闻,就像从不曾目睹那具苍白柔软的尸体。死亡的情感却在她的心里椠刻下了名字,一切的初始缘由是自己的私欲攀延而来的结果,她是罪魁祸首的大罪人。摆脱不掉小柔的死亡阴影,她的生活在无垠的尽头画地为牢,禁锢着她难逢重生的情爱。当解救的绳索再次莅访而来,却是剧终人散场的幕帘徐徐垂落的萧条。

——【伍】

凌风再次出现到她萎靡不振的世界里,她的情感像混合了各种化学物质所产生的一种复杂难言的状态反应。当青春里那个追恋的少年再次走近,她看见了恍如隔世般的变迁迭换。在他眼里的忧伤,覆盖过她碎裂的心脏,他们连痛楚,都是那么默契如同。如今,少年站在她的身后,脸上布满昏沉的伤忡,黑影如形的遍布在她触手不及的天堑之远。她的语气坚决到不容一丝和缓,质问身后那个青春的骗徒。如果他是个骗徒,那么她呢?谁不欺瞒青春,谁在散播谎言。

凌风的身子从到一颗心脏,都在不停的簌抖着,冷冻着。他感觉得到她的话已经是整个寒冷季节的凝缩了,正席卷着他而来。他以为犯下的错,能够救赎,他以为辜负了的爱,能够重来。他甚至还以为,他的情感是一颗潜伏在别人身边的炸弹,他是导火自焚的疯子。眼前的秀莲的背影走在飘着迷蒙的水汽的褐色雨夜里,他驻留在原地,失去了的,不单单是追逐的勇气,还有被掠夺后的青春留落下来的残肢百骸。

雨丝连落到清晨的早上,世界的一面已经浸潮。他看着疾走的汽车和人群,匆匆流逝的青春年华也在的里距离慢慢降落着,想抓也抓不住。他听见汽车在隆隆作响,又是她的背影画面,在人潮里起起伏伏的跌宕。他的眼睛宛若收拢一个清晰的视角,三十米的距离。二十五米、二十米、十米。他期待一个转身的瞬间,越来越近,等着她来发现。她的身影挤进了车的门阀,刹那间的倏然,比永远还要长。一辈子,要转几次身,才能遇见。站点起起落落,旅程颠颠簸簸。爱,上了车。踅回头,发现一个空途。他的身躯匍匐在水地上,泪光终于汇成一泓池,把自己浸泡着。眼睛是被催了眠的迷惘,车子打了一个嗝。然后视线被围观的人潮惊异的脸色遮掩住了,一团黢黑的云飘了过来,他醒来还在谷底深渊。就只差几米了,时间为什么要严肃对待他呢?一个转身,就还有机会获生。却,陨殁了。原来犯了的错不能救赎,原来辜负的爱不能重来。原来,他真的是个感情的疯子。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