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短文学 >正文

最美的爱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清清客栈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只记得他叫帅,人也与名子一样的帅,当时村里的姑娘没有一个不喜欢帅的,没有一个不想嫁给帅的,我叫翠儿,最喜欢帅喊我的名子,动听的似高山上流水,“哗哗”的似弹奏的琴弦,美妙的似天里的莺歌燕语,还有我最喜欢山上的野杜鹃,只因帅求爱时他举着的不是玫瑰,而是山上到处开放的野杜鹃。

不会忘记,也许忘记了所有也不会忘记那动我心扉的声音,可是突然就再也听不到了,什么也听不到,看不到,我不知我怎么了,我不知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我究竟在哪里?我去了哪里?去了何方,我弄丢了,丢在了哪里?谁来告诉我?只看到满山遍野的野杜鹃,红艳的让我忘记了所有,可帅我却记得,只记得帅,只有帅了。

帅至今也忘不掉当年的翠,是位村上的美丽姑娘,她更是心底善良又能干的好姑娘。当时自己家庭很穷,连吃也成了问题,翠总是偷偷的从家里拿些吃的东西给他。在一起干,一起吃食堂,就把饭票省下来送他,帅想到这些心里就的回到了初恋的甜蜜里。那时每次约会就约在开满野杜鹃的山坡上。

多么美,多么柔,多么的爱着你,翠儿,娶到你今生再,爱你一生今生最甜蜜,再也无遗憾,帅起与翠相守的日子里,是如此,如此甜蜜。一束野杜鹃举在你面前,嫁给我吧,翠,我一辈子与你相守相依,不会离分。

可是就在婚后的那一天,已经成为5岁的翠,在上山采山果时,不小心从山涯上摔到了山谷底。摔在谷底的翠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束野杜鹃,当帅听到了翠摔到谷底的消息,真如五雷轰顶,一找不到吃癫痫药对身体有害吗了心的归路。完了,天塌了,地陷了,从此再也没有了自己。翠儿,伤到你身伤,却伤的可就是我心儿呀,就是我帅的一颗心生生被摘走了,你让我可咋活下去,咋过下去。( 网:www.sanwen.net )

经过抢救,翠儿总算留下了一条命,可是从此却成了植物人。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名词,第一次看到总是那么欢快的翠儿如此安静,一直为家忙里忙外的翠儿,第一次这样的安静,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安静的如处子,如不存在的一朵里花,水中月。从此再也听不到翠儿的欢声笑语,再也看不到那美丽的身影袅娜在村上,田野,家里家外。

帅虽然很难过,但又很庆幸,无论怎样留下了翠儿的一条命,只要有命在,就有希望,就很幸福也,因为能与翠儿在一起,能与翠儿相守相偎依,这已经很老天了。

帅从此恨细心的照顾着翠儿,他为了能给翠儿好的生活好的医治,总是去努力的工作,多赚些钱,去为翠儿买药,买吃的用的,每天帅都会给翠儿擦身梳洗打扮好再上班,每天都去山坡上给翠采回一束野杜鹃回来,举给翠看,翠喜欢吗?快起来接着呀。懒丫头,还躺着吗?帅只要回到家里来就不耐其烦的与翠儿说话:翠儿,我回来了,今天工地上活不累,我下工去给你买了喜欢吃的排骨,我这就给你炖,怎么?要吃红烧的,哈哈,越来越会吃了,看电视看的吗?哈哈,好,我去做,你看会电视。好好看,一会吃饭时给我讲讲把花收好,看被人抢去了。<西安癫痫医院哪个比较好/p>

帅总是这样对翠说呀说呀,说从前一起时的熟悉的话题,也总给她讲一些外面的所见所闻,边讲边给翠儿按摩推拿。为翠帅专门去学了按摩推拿呢,帅一天也没间断过,每天都给翠儿做按摩推拿,再累再辛苦帅都给翠儿擦洗翻身。天气好时就推翠儿去村上走走,去小河旁,去小学校,去池塘边,去他们常去山坡上看满山的野杜鹃。总是在那些地方多多的与翠儿讲话,一点也没把翠儿当成植物人,帅心里总在想,迟早有一天翠儿会醒过来的,相爱的人儿心是相通的,他总是感觉翠儿明白他讲的话明白他为翠儿所做的一切。也不知多少人劝过帅放弃翠儿吧,再找上一个,好好过日子,下有小上有老,又得照顾一位啥也不知的植物人,太苦自己了,何时才是个头呀,就算再娶别人也不会说什么的,翠儿是不可能醒过来了,你能照顾她成这样很不错了。

可是帅却微微的一笑算是答复,他不想与好心劝他的家人与争执什么,他总是那么的坚信翠会醒过来的,一定会的,就算是不会醒来,可有翠一丝气在,他就要与翠生活在一起,不会离开他心爱的翠,也不会放弃对翠的治疗。更不会去想别的,因为在帅的心里只有翠,再谁也别想走进他的心里来的。

这些年帅从来也没有放弃过对翠的治疗,因为经济上紧张,不能买贵重的药物,帅就到处打听民间的一些小偏方,吃些中草药,最重要的就是知要回到家里,他就不厌其烦的与翠说话:真会享受呀,总躺着,也不起来帮帮我,说哪天起来帮帮你的帅呀,哈哈,看看咱们的儿子也这么大了,快醒来吧,要不醒来你都不敢认他了,再不醒来,咱孙子也有了河南癫痫病那看的好,看你羞不羞。看看我给你采回的野杜鹃,能开个小花店了,也不的起来吻我下吗。翠,能听见是吧,别急慢慢来,我能等,一值,等你醒来,等你站起来说那句:帅,我好爱你。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无论寒署也无论春秋,更无论有病无病,帅一直坚守爱的誓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也许对别人誓言在嘴上,在纸间在笔墨里,而对帅来说是在现实的行动中,在日子里,在每时每刻的生活里。一天天,一夜,一万多个日日夜夜呀。

春去秋来,白驹过隙,一晃三十年,那晨野杜鹃开满山坡下,那晨鸣树林,那晨与其它的早晨没什么不同。可是躺了三十年的翠突然就看着帅说:你是帅吗?是吗?

正在给翠穿衣的帅惊在了那里。

“翠,是翠在说话吗?再说再说,快说呀。”

“看你怎么突然老成这个样子了,不是同睡在一张床上,我说啥也不敢认你了。”翠说着,就笑了,笑的如花朵一样甜蜜。

帅也笑了,就拿过镜子:“别光看别人老,看看你自己还比我许多吗?”

翠看着镜中的自己,更加惊讶了:“我怎么也突然变成这样子了,咱不是在吧?”

“是做梦呀,只是你这梦过长了些,三十年呀,一万个日日夜夜,总算醒了,醒了就好,比啥都好呀。”

“哦,是帅,野杜鹃花,好香呀,你采给我的,我记得你求我嫁你时就是举着这样的花。”

“花还是那束花,人儿却怎么突然老成这样子了?帅,告诉我,我们怎么了哈尔滨什么医院看癫痫比较好?是不太相爱了 时光老人嫉妒我们,让我们一下就过完了年少,一下就到了老年,好实现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之说吧。“

“哈哈,翠,真聪明,我的翠,你还是我的那个翠呀。”

听到母亲醒来的消息,他们的儿子小凯立刻就抱着自己的儿子赶了过来,小凯也五年了,为了帮爸照顾母亲,结婚后他一直同住在一个院子里,没有分家另过。

翠看到小凯却一点也认不出来了,反而问:”小伙子,你是哪来的呀,怎么抱着我儿凯呀。翠把孙子当儿子了。”“妈,这是你孙子,我是小凯,你总算醒了,妈,从我记事起,你就一言不语的躺在床上,只有不厌其烦的对你说这说那,你一点反应也没有,妈,你今天总算说话了。”

帅早就激动的直流泪,一个劲的说感谢老天,感谢老天,可当翠明白了一切后,她却再也忍不住,流着泪水说:“他爸爸,这些年你受累了,你没把我扔了,一直守着我,我没嫁错人。”翠举起那一束束野杜鹃:“帅,愿意娶翠吗?”

“哈哈,不愿意又怎么可能,被翠赖上了,一辈子也不够呢,怕是她又去月老那预约了来生吧。”

三十年,一万个日日夜夜,是怎样的情怎样的爱?帅与翠平常的在人群中根本找不出他们来,他们只不过就是一对很平常的夫妻。帅却用爱谱写了一曲生死相依的的爱恋,何为情?何为爱?不离不弃,永远相守相依,永远坚守着爱,平淡而,浓烈而坚贞,这就是爱,这就是情,这就是人间最真最美的爱。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